产品管线
产品管线

更精准的靶点选择性

奥布替尼 仅对BTK 有>90% 的显著抑制作用, 而对其他激酶并无明显抑制作用

1

良好的PK/PD 特性及更佳的靶点抑制

奥布替尼片具有更好的生物利用度, 因此可以实现:

低剂量下每日一次给药

血液中近100% 的24 小时BTK 靶点抑制

2

良好的安全性及强大的疗效

3

正处于一系列在中美两国治疗B细胞恶性肿瘤和自身免疫疾病临床研究的高选择性不可逆BTK抑制剂。

奥布替尼是一种口服BTK抑制剂,与BTK不可逆结合,诱导下游激酶失活和细胞死亡。奥布替尼的骨架中心为一单环,而非稠环。我们相信奥布替尼的高选择性源自于这一独特的结构,这将导致更少的可能导致治疗中止的非靶向副作用。

酪氨酸激酶(BTK)的作用

BTK是一种非受体酪氨酸激酶,在B细胞抗原受体(BCR)的信号传递中起着关键作用。BCR信号通路对淋巴瘤中白血病细胞的增殖和存活至关重要。BTK抑制剂选择性地阻断BTK激酶活性、通过调节信号通路干预B细胞发育,从而控制各种B细胞恶性肿瘤的致癌进展。

BTK不止在BCR信号通路,也在巨噬细胞Fc受体信号通路中方发挥作用,而B细胞和巨噬细胞是导致自身免疫疾病发病机制的两个主要细胞类型,因此BTK抑制剂有望被开发成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如类风湿性关节炎和系统性红斑狼疮)的一类新药。

奥布替尼的临床进展

奥布替尼的联合疗法

基于奥布替尼临床上显示出的良好的安全性数据,公司将开发有效的联合疗法。

目前已经在中国开展了Orelabrutinib与新一代CD20抗体MIL62联合的临床I期,用于治疗FL患者,并计划探索与BCL-2和PI3K抑制剂等药物联合治疗其他B细胞恶性肿瘤。

我们正在开发的用于治疗多种实体瘤的高效选择性pan-FGFR抑制剂。ICP-192是目前国内最领先的pan-FGFR抑制剂之一,具有独特的结构,以有限的体内药物暴露量取得高抗肿瘤疗效。

我们将首先展开携带FGFR2融合的胆管癌和FGFR2/3基因异常的尿路上皮癌的扩展研究。我们计划收集更多的数据,以评估ICP-192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等治疗药物联合使用作为FGFR突变患者的潜在治疗选择。

 

   

 

泛FGFR的作用
  • FGFR 是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酪氨酸激酶受体家族,包括 FGFR1-4四个亚型,在调节细胞增殖和细胞存活方面起着关键作用。
  • 选择性地结合并抑制FGFR的泛FGFR抑制剂可以阻断FGFR相关信号通路,从而控制肿瘤细胞增殖和死亡。
ICP-192的临床进展
进行中的临床试验

I/IIa期研究以确定实体瘤患者的MTD和/或OBD与PK/PD

耐受性良好, 无治疗相关的剂量限制性毒性
暴露量的增加与剂量成正比
8毫克剂量(每天一次) 治疗时血浆浓度超过治疗性浓度
8毫克或以上剂量 (每天一次) 治疗时可观察到PD指标
计划中的试验
具有FGFR融洽的胆管癌患者
具有 FGFR 2/3 基因突变的尿道上皮癌患者
对具有FGFR 突变的其他实体瘤在美国进行扩展试验

ICP-105是一种高选择性的FGFR4抑制剂,能有效地与FGFR4结合,抑制肝癌中FGF19过表达介导的FGFR4信号激活,通过阻断下游ERK信号通路的激活发挥抗肿瘤作用。我们开发的ICP-105主要用于治疗FGFR4通路过度激活的晚期肝癌 (HCC)。

 

 

FGFR4 的作用

FGFR4是一种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酪氨酸激酶受体,在调节细胞增殖、代谢和胆酸生物合成方面起着关键作用。FGFR4的异常激活与其配体FGF19在肝细胞中的过度表达有关。这种异常激活已被发现是驱动癌症的发展和肿瘤的生长的一种致病机制。FGFR4特异性抑制剂有望为FGFR4信号通路异常肝癌患者提供新的治疗选择。

ICP-105的临床进展

目前正在中国进行一项临床I期的剂量递增试验,以评估ICP-105在实体瘤病人中的MTD和/或OBD。我们计划启动一项开放的临床IIa研究,以评估ICP-105在具有FGFR4通路过度激活的HCC患者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我们还将探索ICP-105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联合用药来治疗具有FGFR4通路过度激活的晚期HCC。